家庭主妇心声:家是工作场所,不是放鬆的地方
编辑时间:2020-07-03 作者:

细看深陷家务劳动循环中的家庭主妇心声:我仅是想拥有一天的週末假期,不要煮饭不要做家事,好好拥有自己的时光,怎幺那幺难?

赫尔曼‧梅尔维尔〈Herman Melvi l l e 〉的小说《抄写员巴托比》〈Bartleby,the Scrivener〉 中,巴托比是律师事务所中担任文书抄写工作的抄写员。文书抄写员除了抄写文书之外,当事务所有其他琐事需要帮忙时,也必须一起做。

可是巴托比却拒绝所有琐事。他总是说:「我不愿意。」慢慢的巴托比连抄写的工作也拒绝了。不论律师如何好心劝说甚至威胁,巴托比依然态度坚决。

「我不愿意。」他只是一再重複着这句话。其他同事因为分担他的工作而忙碌时,巴托比只是在办公室呆呆望着墙壁,什幺也不做。为什幺呢?

做了发不出声音的梦后,除了抽菸的问题之外,我也开始找寻是否也有其他让我发不出声音的问题。我发现先生和孩子们在週末的时候,完完全全可以自由度过属于自己的时间。如前面我说过的,先生的週日时间是我无法碰触的,只属于先生自己一个人的时间。就算是在週六,先生也很自由,想出门时就出去,想在家休息,就无拘无束的躺在沙发上。週末时,先生跟孩子都能睡到自然醒。

家庭主妇心声:家是工作场所,不是放鬆的地方

当时,就算假日也有很多国中生可以参加的补习课程。可是孩子们一上了国中,立刻表示假日不想补习。不管补习班有多好,只要课程开在週末,他们完全不考虑。并不是因为平日孩子有多用功,他们只是想自由度过週末而已。

我曾问过先生和孩子,你们觉得世界上最舒适的地方在哪里? 他们异口同声的回答:「家!」

那我呢? 对我来说,最舒适的地方是「家的外面」。只要离开家,不论去哪里都觉得舒适自在。可是在家里,即使是週末我依然得做饭。週末,我也想要不做任何家事,自由自在的度过。比起其他家务事,对我来说,即使一天也好,真的好想摆脱「煮饭」 的工作。(推荐阅读:一封媳妇写给公婆的辞职信:剩下的日子,我想为自己活)

先生不喜欢一个人吃饭,平日我都会等先生下班后一起吃晚餐。偶尔实在太饿了,忍不住先吃。就会被他责备,说自己在外面工作一整天,而我却连这点小事情也无法忍耐。所以平常最好什幺都不吃等他回来,或是即使不太饿也要勉强自己和他一起吃。我心想,至少在週末,让我摆脱「一定要做饭」、「一定要一起吃」 的这些义务。

某一天,我对先生说出这些心里话:「假日我不想做家事。」说完,先生突然暴跳起来,「妳平日也可以过得很自在,为什幺一定要选在週末呢?」

「因为我也想像你跟孩子们那样,在週末完完全全的放鬆。」
「真不像话,妳是孩子的妈妈⋯⋯」
「为什幺当妈妈的不能放鬆? 」

像这样没有结论的争吵好几次之后,先生总算像是要让步似的说:「好,好吧!妳想休息就休息吧!不过,还是要做饭!」我万万没想到,让先生如此强烈反对的理由,居然是因为「做饭」。

「既然我希望自由度过週末,那当然也就不用做饭。」其实我们週末常常外食,先生也偶尔会出去外面吃,我并非每一餐都需要準备。但是我想要的是「什幺也不做」,就连「今天要做什幺菜呢?」 这种事都不用苦恼的日子。

「週末我就是什幺也不想做!」

先生说我太过自私,强烈的反对。这样吵来吵去,我就心软了。于是,我开始观察先生的脸色,有时候做饭,有时候不做。

家庭主妇心声:家是工作场所,不是放鬆的地方

「我真的很自私吗?」这个问题我无法去问任何一个人,而心越来越软的我,因为没有可以商量的对象,总是一个人混乱着。即使只有一天,当我说「我不做饭」,对先生来说也是非常严重的问题。

他从来没做过一点家事,在公婆家的时候,厨房的工作完全是「女人的事情」。连自己要喝的水都是女人倒的。当先生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时,婆婆或小姑会自然的把点心摆在他面前,先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。

先生小的时候,是跟叔父和姑婆们一起生活,厨房的事情一点也没碰过。甚至有时走到厨房附近,还会被姑婆说:「男人进厨房的话,辣椒(比喻男性生殖器)会掉。」

对于先生来说,厨房是「只属于女人的领域」。婚后前八年,因为跟公婆住一起,所以完全没有机会改变先生。第一次搬离公婆家之后(当时先生非常反对搬家,祖父母和公婆也不愿意。只有我一个人坚持这幺做,那真是非常波折的过程。)大概约有两年的时间,先生非常讨厌只有我们的家。因为搬家是我要求的,所以我无法开口要求已经极为不满的先生帮忙做家事。就算我因为得富贵手而疼痛不已时,先生也只是帮忙洗了两次碗而已。之后,又很自然的什幺都不做了。这样的人,叫他做饭给自己吃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。

我的「週末休假」 战争就这样持续了三、四年。先生就像墙壁般不为所动。我是那样渴望休假,为什幺只有我不能拥有自由自在的週末时光呢?「你跟孩子们都有自由的週末,为什幺我就不能有?上帝也说六天工作,一天用来休息,为什幺我就不能够有星期日呢?」

先生的理由只有一个,「那谁做饭?」我实在气到无法可说。「做饭是主妇、女人要做的事情」,先生的这个想法就像混凝土般坚固。

我思考着要如何让先生理解。先生认为在外面工作才是重要的事,因为那是忍受着各种折磨来赚取金钱的工作,当然可以正正当当的在週末休息。可是,做家事又不会有压力,居然还需要另外休假,实在太不像话了。(推荐阅读:月薪娇妻,家务工作这幺累为何没钱拿?)

先生对于男女该做的事情的观念根深蒂固,不管我再怎样说明,他还是听不进去。看来,只能让他亲身体验了。家务事并非只是煮几次饭或打扫几次而已,而是全面负责起家中大小事情并且得要持续做。而且并不是只做看得到事,就连看不到事都要一整天、一整年持续不间断的做。只有这样才能够理解做家事的辛苦。

为了公平起见,不能只叫先生体验做家事。我也必须体验先生长久以来背负着的家庭经济重担。彼此都认为自己的工作很辛苦,只有交换做之后,才可能真正理解对方。因此,首先我必须鼓起勇气跟先生要求,把经济重担交由我负责。虽然很害怕,但我认为这是我们两人彼此都需要的经历。于是,我跟先生提出了计画。

「你辞掉公司的工作,待在家里做家事。让我出去赚钱养家吧!虽然我赚的钱跟你比起来会差很多,但是我觉得还是需要这样做,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理解彼此的立场。」

先生虽然嘴上说不像话,但是好像总算有点理解我的心情了。「家事帮佣」 是一项专业工作,那幺为什幺当家庭主妇做这些相同事情时,却不被当成工作呢?

「公司的工作不论何时都可以辞掉不做。可是对家庭主妇来说,这却是没办法辞职的工作。为什幺连週末都不能休息?到目前为止,我二十年来没有一天不做家事,现在为什幺连要求一週有一天的时间完全属于自己都不行?」

我如此恳切的跟先生表明自己的想法,却得到那样的反应,真的让我心痛到流泪。我的心真的非常痛。看到自己只不过为了争取一天的休息,就要如此费尽心思,我好像突然理解过去的我有多辛苦了。对于那个,直到如今依然得不断满足他人的要求,过得糊里糊涂的我,感到怜悯至极。经过长时间的争吵后,先生总算接受了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